中国核潜艇南海极限深潜 舱壁连续咔咔作响

这是潜艇水下发射导弹瞬间。

这是潜艇水下发射导弹瞬间。

艇长华明在指挥潜艇急速下潜。

艇长华明在指挥潜艇急速下潜。

某次任务中,潜艇编队在水面航行。

某次任务中,潜艇编队在水面航行。

北海舰队潜艇支队开展岗位教练潜艇破水而出 。

北海舰队潜艇支队开展岗位教练潜艇破水而出 。

  核心提示: 那年初冬,“巨鲸”悄悄驶出港口,一个“猛子”潜入深海。

  (一)

  那年初冬,“巨鲸”悄悄驶出港口,一个“猛子”潜入深海。

  这是我国核潜艇的一次自给力考核试验。空气、水、阳光是生命必不可少的“三要素”,可对于长航的官兵来说,也是最昂贵的“奢侈品”。50天……60天……用水成了最大的难题,喝水是定量的,洗脸是奢望的。长时间水下生活,艇员们食欲不振,体质明显下降。

  第70天到了,是到此止步还是继续前行?上级来电征求意见,结果艇员们都支持“继续航行”。他们说,纵有千难万险,也要勇往直前。

  日历一张张翻过,昼夜一次次轮回。惊险接踵而至:空气再生系统受损;蒸汽安全阀破裂……然而,这都不是最难的——

  没有白昼、黑夜,没有外界信息,只有刺耳且单调的机械噪音在狭窄的空间里回响。高级工程师王庆江回忆说:“那种难熬无法想象,但是大家心里都攒着一股劲儿,坚持着,坚持着……”

  坚持着,他们放弃了允许上浮的机会;坚持着,有的战士一边工作,一边嚼着干辣椒提神……

  坚持着,坚持着……第84天过去了,是到此止步还是继续前行?上级再次来电征求意见,全体艇员选择继续航行……整整90个昼夜,忍受孤寂,克服枯燥,战胜恐惧,中国核潜艇圆满完成了水下长航任务,创造了一次航行时间最长的新纪录。

  潜艇在深海中“潜”行,看不到阳光,只有无边的黑暗。众所周知,核潜艇的战斗力在于它的隐蔽性——对手不知道你在哪里,才会感到莫名的恐惧。向极限深潜,潜得再深一点,隐蔽再好一点。

  那年4月,南海某海域。核潜艇官兵叩响了通向“鬼门关”的大门——进行水下深潜试验。这是一条危险之路。可作为保家卫国的“撒手锏”武器,核潜艇必须闯过极限深潜这道“鬼门关”。

  “极限深潜的刻度,对我们来说是条‘生死线’,对核潜艇来说却是一条‘生命线’。不经过这种考验,官兵们怎么信任手中兵器的性能、又如何发挥兵器的最大性能去战胜对手?”时任艇长王福山在领受任务时向首长坦露心迹,“当祖国需要的时候,如果挺不起脊梁,我们将一辈子直不起腰杆!”

  “下潜!”随着一声令下,潜艇缓缓没入水中。此时,全体艇员进入一级战备,一个个严守战位。

  “一舱准备完毕”“二舱水密良好”“三舱工作正常”……各舱室每下潜10米就通报一次情况。各舱室早已封闭,互相不能通行,形成水密隔舱,官兵们已经做好了应对突发情况的准备。

  100米、150米……深度计指针不停地变化,潜艇越潜越深,舱壁不时发出响声。参加深潜的老艇员王道桐回忆当时的情景说:“一根支撑深度计的角钢随着潜艇下潜而逐渐变形,可我们每个人都铆在自己的战位上镇定操作。”

  下潜!继续下潜!驾驶舱内发出连续不断的“咔咔”声。大家屏气凝神地盯着深度计。当深度计指针指到试验目标极限深度并略有超出时,中国潜艇史上深潜新纪录诞生了!

 

  (二)

  在基地09广场,矗立着一座雕像,他就是“黄继光式的水下英雄”孟昭旭。一次任务,核动力系统突发故障,艇上10名党员组成抢险队,孟昭旭第一个冲了进去。大家都知道,按规定每个人进舱不能超过7分钟,但孟昭旭却一鼓作气干了15分钟,是规定时限两倍多,直至排除故障。他不是不知道核辐射的危害,但他更清楚,下一个人进舱摸不清故障情况,必然延误时间;自己身体受点损害,避免的是装备毁伤,挽救的是战友生命,关乎的是任务成败!

  孟昭旭在核潜艇上干了20多年,由于身体透支,45岁那年病倒在岗位上。在北京治疗期间,他把儿子带到一家饺子馆,谈了5 个多小时,这是父子俩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。生命最后一刻,他拉着儿子的手反复叮嘱,长大后一定要到核潜艇部队当兵,完成他未竟的事业。如今,烈士的儿子踏着父辈的哑谜,光荣地加入了核潜艇部队,并成长为优秀的业务骨干。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smcfc.com/qiyewangzhan/1054.html